排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侦探推理 > 弃妇当家:带着萌宝去种田 > 第3175章 为夫头痛(作者:倾咔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弃妇当家:带着萌宝去种田《弃妇当家:带着萌宝去种田》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3175章 为夫头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泉水滋养身体,白若竹大大的舒了口气,先不想怎么逃出去,至少暂时安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这才想起来看看外面的情况,实在是刚刚整个人太紧绷了,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意念一动,空间的“大屏幕”打开,外面的一切尽收眼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都围好了,不要放一只蚊子出去。”旭日恶狠狠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仲书费了半天的劲都没能完全解开穴道,到说?#30333;?#31639;能通畅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你是怎么被她挟制的?”旭日语气中带了埋怨的味道,“到手的鸭子都飞了,还拿走一条西域火蚕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仲书脸色十分阴郁,“她师从丹梁的国师,是占星塔的高徒,到底是我低估了占星塔的手段,被她用秘法带了他们门内的洞天福地之中,那里对我十分克制,我头突然痛的厉害,等在回过神就被她控制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洞天福地?”旭日眼中的贪?#20998;?#33394;丝毫没有隐藏,“你可知道如何进入,我圣殿还没有那种洞天福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仲书?#30171;?#19979;头,眼底有不耐之色,如果他知道办法,岂会让给旭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应该是占星塔的秘法,我没办法进入。如果她此?#36867;?#36827;去了,怕是怎么都无法抓到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旭日思索片刻,“那真是?#19978;?#20102;,殿下先休息下,有什么需要派人来告知在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外面的人在搜索,白若竹又?#34892;?#22836;痛起来,她和阿淳出去恐怕依旧会惊动他们,想逃出这冷宫实在?#34892;?#40635;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别忘了,他们还有一条西域火蚕丝,而且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还有第三条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便她知道了解开的方法,但如果对方布了阵牵扯,也不是那么好挣脱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正琢磨着,温泉中的江奕淳痛苦的哼了一声,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淳,怎么样,头还痛吗?”她心疼的?#23454;潰?#20294;从他的神情就能猜到,头肯定还是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奕淳痛苦的捂着头,“刚刚是什么?我的脑袋里面好像被狠狠的捶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据说是蠃鱼的叫声。”她叹了口气,“你知道发出那个声音的月丘王子是谁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奕淳揉着太阳穴,“是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杜仲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三个字一说,连江奕淳也惊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还没死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都说?#33804;?#19981;长命,祸害遗千年吗?我也是怎么都没想到。”她伸手帮他轻轻的按压头部,用她的按摩手法帮他缓解头痛,随即讲起了刚刚的经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奕淳越听越惊险,脸上的惭愧之色也越来越重,这么危险的时候,不是他保护他家小女人,倒成了她的拖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看出了他的想法,柔声说:“谁也没想到鲛人还有天敌,据说那种雄性蠃鱼基本已经绝迹了,怕是?#22869;说?#19978;也没几个知道的。你有鲛人血脉,又是被他突然袭击,实在是没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等下次再遇到,封了听觉就应该没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奕淳?#20102;?#36215;来,嘴里自言自语的念叨:“蠃鱼,蠃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半?#21361;?#21160;了动身子,好在他只是头痛,身上并没有受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了眼“大屏幕”中外面的情况,拉着白若竹的手说:“若竹,辛苦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若竹手从他的头?#19979;?#21040;脖?#30001;希?#20004;只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说:“夫妻之间需要说这么见外的话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此刻在温泉之中,虽然都穿了衣服,但衣服湿透贴在上,几乎和没穿差不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再?#30001;?#20004;人几乎是贴在一起的,娇妻又这样搂着自己的脖子,试问哪个能把持的住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身子朝她又贴近了些,身上坚硬的地方顶住了她,惊的白若竹低呼一声红了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子,为夫头痛。”他笑的带着邪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缓缓就好了。”她不敢?#27492;?#30340;眼睛,太坏了,邪魅的像个妖精,她不想被他带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夫需要娘子的滋润。”他凑到她耳边,呵着热气,声音带着蛊惑的味道,“反正咱们现在也出不去,不过做点有意义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羞恼的打了他一下,“什么有意义,我饿了,我要去做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着要朝池边走,却被他一把抱回了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喂饱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番**之后,江奕淳?#24616;?#30340;主动去做了吃食,又?#24616;?#30340;送到了自家娘子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子辛苦了。”他那架势是要喂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若竹给了他一个大白眼,“我好手好脚的,自己能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一把夺过碗筷吃起来,她算是看出来了,她家男人坏起来简?#26412;?#26159;痞子流氓,什么画中仙都是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偏偏迷死人,她自认自控力不弱,却每每屋里抵抗,内心真的有点挫败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等天黑透了,咱们就溜出去吧,太久了钟叔他们会坐不住。”江奕淳见她真的要生气了,赶快说起了正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若竹眉头皱了起来,“我有点担心,当时我想躲进空间,不小心带了杜仲书进来。虽然他以为这里是占星塔的洞天福地,但后来我带他出去也是在原地,万一他已经发现这一点了,此刻会不会早就埋伏着等咱们出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叹了口气,“好不容易脱身,不能再被他?#20146;?#20303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刚刚她和阿淳讲经过的时候,故意没提杜仲书企图侮辱她的事,否则以阿淳这性子,肯定要出去和杜仲书拼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她再被杜仲书抓到,怕是很难逃脱他的魔爪了,以杜仲书的愤怒程度,一定会非常残暴的用强,甚至当着阿淳的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是小心一些吧,也不知道杜仲书有没有其他特殊手段。”她又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奕淳神色也凝重了几分,“好,咱们再想想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都安静了下来,一想到如今的局面,一顿饭也吃不出什么滋味了,如同嚼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江奕淳站了起来,朝着空间小树林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若竹急忙跟上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那树林是不是有带灵智的小动物?”江奕淳?#23454;饋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不时会出来一个,?#34892;?#20250;被小黑他们吃了补身子。”白若竹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拉住她的手,说:?#30333;?#21435;看看,不知道能不能帮咱们送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和更多?#23601;?#36947;合的人一起聊《弃妇当家:带着萌宝去种田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?#19981;?#30340;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