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大唐官 > 7.县令即税官(作者:幸?#35828;?#33487;拉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唐官《大唐官》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.县令即税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次平定洺州,是个很好的开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陛下且等淄青和汴宋方面的消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帝连说好,然后他对高岳说,现在高郎虽暂时不再载笔金銮殿,然则每三五日,朕还是要宣召你来,讨论各道事务,和应对的方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午后,高岳返归政事堂,和其他几位宰相会食,先作揖?#34892;?#36158;耽、陆贽、杜黄裳三位,在他载笔金銮殿?#22791;?#33258;分押尚书省事务,使得朝廷平稳运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位也各自回礼,贾耽本就是?#30343;?#20040;权力**的谦谦君子,他身为宿老级别的?#23435;錚?#33021;做的就是“备位”,并适当提供辅助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黄裳大体上算是高岳的盟友角色,他在负责户部事时,和高岳对接的次数最多,彼此合作愉快,将来杜黄裳所想的,便是等高岳回翔某大方镇时,自己升任中书侍郎平章事,也来辅弼天子,制衡天下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陆贽,是高岳的好友,虽然政见有时不合,不过都能做到为整个天下谋划,现在他正全身心为来年的贡举考试而准备,替国家选?#31283;?#25165;,培养后生,这也是陆贽最为着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其实整个朝廷中枢机制又发生演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岳身为中书侍郎、宰相首位,此后载笔金銮,和皇帝并肩处断军国事,已成定局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他三位宰相,则主持常务工作,正向政务官角色进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会食完毕,高岳也不用再去金銮殿当值,因为针对洺州叛乱的临时机构已宣告解散,他难得有半日闲暇,便迫不及待地骑马,往宣平坊自宅归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毕竟当决策官最大的好处,便是不用被?#24444;?#30340;政务缠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傍晚时分的正寝处,云韶正坐在案几前,细细地写着对兴元的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信是给隐居在鹿?#20146;?#20859;病”的云和,也?#24184;?#23553;是给薛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年退之的考课,也该出来?#31246;桑俊?#24119;幕那边,高岳坐在床几上,正看着达儿和炅儿,还有蔚如在玩耍鞠球,便问妻子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正是,所以才写信给兴元府的薛校书的。”云韶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韩愈在进?#32771;?#31532;后,身为状头,主动要求去刚刚被平定的夏州长泽县为县令,故而皇帝很感动,便没有让他守选(唐制,进?#32771;?#31532;后不能直接为官,必须守选三年,然后再参加吏部铨选通过,才能授予官职,高岳当时也是参加铨选,才得到集贤正字的九品官的)。既然直接当了县令,韩愈的业绩,便在上司、朝廷的“考课”范围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也就是这个,颇让高岳为韩愈担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初他自己去百里为县令时,营田、筑城?#30001;?#25307;辑流亡,各个都有很大?#23578;В?#25152;以在考课时都是中等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那时候顶头上?#23616;?#27866;?#36816;?#30495;的也不错,毕竟地方官员的初步?#24049;?#32467;果,掌握在朱泚这样的节度使手中,朱泚说他优秀,别人也没法子?#24202;怠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就是说,唐朝的官员考课,分为京官和外官两部分,京官直接归校考使负责,不过对韩愈这样的县令来说,最早担当他考课的,便是上一级的刺史。刺史每年都要巡察属下各县,便是看县令的工作情况(至于刺史自己也要考课,归更上一级的观察使、节度使管),然后刺史便把县令考课情况,和县令自己写的“考状”(自我总结),初步形成意见上报给观察或节度使,接着观察或节度使审核好,做成档案,再交给进奏院(唐前期为朝集使),最终还是由朝廷委派的校考使判定考课等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县令的考课标准,书上说得挺多,如《百官志》上排在第一位的,就是“导风化,察冤滞,听狱讼”,然后就是“民田收授”之类的工作?#23578;В?#20294;这不过是记录在书面上的东西,是中国古代对官?#31508;?#21153;的idealized,也即是所谓的“理想化”表述,实际上历朝历代的中央政府,对地方官员业绩,最关心的就一点,能不能收上来税,刺史也好,县令也罢,在中央眼里其实都是tax collector,即税务官而?#3687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好比高岳当县令时,解决了军队吃粮?#20365;猓?#36824;搞到了不少马匹,在某种程度上也等于是超额完成税收的任务,?#38382;?#19981;同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对县令来说,最根本的工作就是两种,一个是赋税征收,一个是户口管理。至于风俗、判案方面的事务,都是“旁枝末节”,它对县令仕途的作用,大概也仅仅存在于同样理想化的演义文字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代宗皇帝曾经下过敕文,里面就谈及刺史和县令的“课效?#24444;?#24207;,即“招辑流亡,平均赋税,增多户口,广辟田畴,清节有闻”,有?#23578;?#32773;即能“超资擢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看,清节有?#25490;?#22312;最后,而户口和赋税是首位的,能招来流亡人口,便能增加税基,也能有更多的人力开辟荒田,养活更多户口,征收更多的税收,由此形成良性循环,才是朝廷最乐于见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的皇帝下的敕文,更加明显,“户口增加,刺史加阶,县令减选,优与处分。”刺史能升官,县令也能减少任期结束后的守选年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退之那个脾气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体会到朝廷敕令的精神??#22791;?#23731;思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云韶则满心喜滋滋,她可管不到那么远,她觉得韩愈忠厚可靠,文采又出众,刚刚及第便当上一县的明府,和薛涛自然最为般配,所以在信中极力撮合,并对薛涛说,只要退之考课优异,即可以不等任期?#30446;跡?#24180;)结束,就可以被拔擢为某司员外郎,或宪台御史,接着便可以前往京畿的大县为宰,而后便可顺顺当当地再回京为郎中,再往公卿级别迈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门第方面,你俩更不用互相嫌弃,因为都没啥门第可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早点婚配,夫妻俩互相帮衬,才是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错,有时候云韶说话,就是这么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夫妻俩的思维没在一条路线上,待到云韶把信封好后,起身就看到糖霜?#19979;?#36825;只花狸,不知何时起出现在帷幕后,怔怔望着主人,喵呜个不停,想要靠近,但又不想被高达、高炅或高蔚如抚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卿卿,我好想摸糖霜?#19979;蕖!?#20113;韶则喜出望外,就向丈夫央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高岳从案几上举起个铃铛,摇了两下,这是他规定的讯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糖霜?#19979;?#20063;只能皱着眉头,不太情愿地迈开雪白的四足,来到了主?#35828;?#26696;几下。想和更多?#23601;?#36947;合的人一起聊《大唐官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?#19981;?#30340;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