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都市言情 > 劉備的日常 > 1.127 萬法歸宗(作者:熏香如風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備的日常 《劉備的日常》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127 萬法歸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趣閣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https://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夫君因何嘆息。”身側王妃公孫氏,柔聲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劉備笑答:“非是不舍封兒,只因洛陽來函,心生感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。”王妃這便不問。長姐與七位小姐姐,為劉備所生八王子,皆在王宮嬰兒大潮前。年長百子數歲。已到開蒙之年。去年,嫡長子劉封,便已足歲。劉備恐他一人就學,太過孤單,便又等了一年。今八兄弟同日拜師,生活起居,皆可作伴。劉備與其母,皆可安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子館所傳,乃鄭玄與國中鴻儒,并太學博士,集諸子百家之大成,新晉修訂的“大儒學”,又稱“鴻學”。此,亦是薊王所悟,武帝“罷黜百家,獨尊儒術”之真諦。非為摒棄百家雜學,而是求同存異,海納百川。萬法歸宗,百家皆融入儒學正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遙想先秦時,百家爭鳴。諸子坐而論道。本門學說,凡有漏洞,必被群起而攻,乃至破綻百出。于是勤學苦思,知恥后勇,不斷去偽存菁,將本門學說,發揚光大。各派理論,隨之大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言蔽之,道理縝密,少有漏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歷代前人之基礎上。再得儒宗鄭玄,鴻儒陳寔,通儒崔寔,碩儒蔡邕、劉寵,大儒陳紀、孫嵩、趙岐等人,秉承薊國包羅萬象,集薊太學壇博論之精要,及百官治政心得,融會貫通乃成。先成格局框架,再舉國之力,代代填充。使之有血有肉,與時俱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出數代,薊國鴻學,當大行天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子館與太學壇、白湖女校,同時試行。且看成效如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七位小姐姐,先后步入寢室,劉備這便安寢不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金鴨暖消沈水。笑比梅花鸞鑒里。嗅香還嚼蕊。瓊戶倚來重倚。又見夕陽西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洛陽,北宮,黃門北寺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、趙忠,衣衫襤褸,血跡斑斑。披頭散發,面如枯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行刑獄卒雖手下留情。然一頓皮鞭吃下來,亦險要了老命。尤其趙忠,身嬌體貴。被先帝喚做“阿母”,只因少時,得趙忠開蒙,先帝才通曉床榻之私。鞭笞時,受痛不住,顯咬舌自盡。若非張讓苦勸,此時已追先帝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幸有親隨小黃門,重資賄賂獄吏,哭泣為二人涂抹傷藥,終撿回一條老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前,阿閣舉事,你獨闖永樂宮,卻不殺董太后。乃至功虧一簣。我問為何,你卻不答。”趙忠抽氣出聲:“書朱雀闕,又如此這般。你我同生共死,何故隱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慘笑:“先前問你,可有答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忠焉能不知:“先前你問,普天之下,何人能置我等于死地。我等,皆漢室家奴。自是一國之主,大漢帝君,能斷我等生死。黃門孺子皆知。又何必問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咧嘴慘笑:“自阿閣兵亂,宮中黃門,死傷過半。今三宮鼎立,中小黃門,各有歸屬。然,獨有一人例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何人例外?”趙忠忙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帝。”張讓答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帝?”趙忠似有所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這才將“書朱雀闕”之謀,和盤托出:“書曰:民不聊生,長樂、永樂賣官販爵,蜺墯雞化,乃婦人干政,所致也。此句,虛虛實實,一明一暗。永樂賣官求貨,自納金錢,盈滿堂室,宮人皆知。蜺墯雞化,乃先帝年間舊事,亦有據可查。若有心,此二事,一問便知。試想,若闕書前半句之言,皆考證為真。后半句‘婦人干政’,可當真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忠幡然醒悟:“闕書,乃欲為少帝得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然也。”張讓陰沉一笑:“少帝,自幼長于宮外史道人家中,故號‘史侯’。宮中一無玩伴,二無食母。更無我等服侍身側。實屬孤家寡人,孤立無援。少帝看似頑劣,實則機敏過人,憨中透精。奈何初入禁中,無人可托付。你我此時闕書,乃學毛遂自薦,爭愿自效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趙忠終于釋懷:“然少帝年幼,能知你苦心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慘笑:“五五之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話音未落,忽聽監外兵戈大作。二人急忙收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須臾,便有一人,獨下牢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氅落下,正是少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、趙忠,如打雞血,翻身跪地:“叩見陛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帝隔柵俯看二人慘貌,似心生不忍。遂從袖中取酒壺、吃食,放在監前:“酒食乃朕從宴上順來,二位請自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奴,謝陛下。”張讓、趙忠伸手取來,狼吞虎咽。一人喂食,一人喂酒。吃飽喝足,再互換。如此反復,直到皆酒足飯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打了個酒嗝,張讓伏地叩拜:“珍饈美饌,猶存陛下圣體之溫。老奴感激不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帝輕輕點頭:“闕書,出二位之手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然也。”張讓認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意欲何為。”少帝又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為陛下張目(助長聲勢)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今事發,求死可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等,刀鋸余人,茍且偷生。天家老犬,百無一用。今為陛下,殺身自効,雖受斧鉞湯鑊,誠甘樂之。”張讓涕泗橫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一條天家老犬。”少帝微微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謬贊。”張讓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帝又道:“今日上巳節,太后設宴濯龍園。二位太皇與朕齊聚。本以為乃是尋常家宴,不足為奇。豈料席間,太后離席敬酒,被董太皇揮袖打翻。也不知太后說了什么,惹惱董太皇。故而忿恨大罵:‘汝今辀張,怙汝兄耶!吾敕驃騎斷何進頭,如反手耳(你今氣焰囂張,還不是依仗你兄何進。朕命驃騎將軍砍下何進人頭,易如反掌耳)!’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心中狂喜,卻面露悲切:“雖是家宴失語,然,何太后必如實以告大將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帝輕輕頷首:“今日之事,董太皇,亦當告知董驃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圣明。”張讓再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依你之見,朕,該當如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后與太皇,二宮之爭。實乃何、董二氏,外戚之爭。今,朝臣分立,各為其主。明日早朝,必互相攀咬。”偷看少帝表情,張讓咬牙道:“二虎相爭,必有死傷。然,依老奴之見,未嘗不是幸事一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幸從何來。”少帝追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外戚坐大,必恃強凌主。今漢以來,多有幼主被廢,被黜,乃至被害,正是因此。故,何、董二戚之爭,于陛下有百利而,無一害。”說完,張讓以頭觸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帝趨步近前,俯身言道:“朕欲學‘桓帝除跋扈將軍舊事’。與二常侍,歃血為盟。二位敢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張讓、趙忠,四目相對,齊齊咬破手臂,歃血為盟:“愿為陛下效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劉備的日常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 ”看小說,聊人生,尋知己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号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时时网站 pk10计划在线 期期精准三肖六码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北京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 手捧苹果的美女图片 最新款抢庄牛牛棋牌 三分pk拾单期计划 国外性感美女 时时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