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侦探推理 > 关河未冷 > 第一章 操吴戈兮被犀甲 (七)(作者:酒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河未冷《关河未冷》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操吴戈兮被犀甲 (七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章  操吴戈兮被犀甲 (七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今天中午不许吃饭!” 待队伍整理完毕,李若水立刻走到巩小斌身边,大声呵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中的感激迅速消散,巩小斌羞得无地自容。?#20146;?#19968;酸,想哭却又不敢,只得挺起胸膛,大声回应,“是,长官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其他人注意看!”李若水不再废话,抓起一枚木柄手榴弹,大声讲解,“我跟你们说过,扔手榴弹的动作要领第一条,就是要目视前方,可巩小斌刚才数到二的时候,眼睛都没敢睁开。知道的,是明白他害怕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在梦游!能扔得出去,才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——” 众人恍然大悟,这才明白,刚才问题出在了哪里。正准备检讨一下各自的动作,却又听见李若水大声补充道:“不光他一个,别以为丢出去了,就算完事儿!郭强你以为自己刚才投的很标准?你扔那么偏,是想把营门给炸了吗?这是转体松垮不到位。你方志勇这么大的个子,才扔出二十几米,丢不丢人?你的问题,是扣腕扣早了。还有你陆大为,薛刚,鲍峰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口气点了七八个?#35828;?#21517;字,李若水精?#36820;?#25351;出他们动作中的问题所在,令所有人惭愧不已的同时,又暗自咂舌。暗道教官不愧是大学生,脑子这般好使,还?#24515;?#21452;眼睛,简?#22791;?#29483;头鹰一样明察秋毫,顿时都打起了十二?#24535;?#31070;,不敢再掉以轻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再给你们示范一次,看好了。”说话间,李若水转过身去,右脚后退一大步,紧跟着猛地一跺脚,同时送胯转体,右臂甩出,手榴弹便腾空而起,落到了六十米开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士兵们都屏气凝神,仔细观察,半响方有人狐疑道,“怎么没炸?是哑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哑弹?我是怕浪费弹药,没拉弦儿。”李若水一本正经的解释,话未说完,自己已憋不住,大笑出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学兵们见他乐了,都如释重负,也跟着哈哈大笑,顿觉李教官竟也有如此?#21738;?#30340;一面,感情又拉进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次李若水没有阻止他们,等大家笑够了,方又点了十数?#35828;?#21517;字,让他们逐一来到自己面前,亲自指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通过刚才的?#24223;埃?#20182;发现像巩小斌那样的“人才”,队伍中还有不少,必须重点照顾,才能避免没走出营门,先丢了小命。当然,一些表现出色者,也被他暗地牢记于心,随时准备推荐给王希声和冯大器两人,或者将来哪天自己当做臂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样?还没被活活气死吧!” 副营长?#31995;裕?#26159;个八面玲珑的老江湖。见李若水这么快就跟弟?#32622;?#25171;成了一片,笑着走上前,低声调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好,还好!” 李若水看了一眼分散开活动的士卒们,轻轻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团长走的时候,还说让我使出全身本事帮衬你。看你这样子,哪用得着我啊?步枪大刀,手榴弹机关炮,红脸儿白脸儿,打一巴掌给颗甜枣,样样门清!” 带着几分由衷地钦佩,?#31995;?#32487;续笑着恭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毕竟是万里挑一的大学生,就是聪明。换了别人来当这个营长,即便不被这帮人给害死,也得活活气吐了血!” 又一名管给养的牛姓文职走过来,大拍李营长的马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哪是我一个?#35828;?#21151;劳,还不是靠着各位鼎力支持?!” 李若水不敢贪功,笑着向对方拱手。然而,内心深处,依旧隐?#21152;?#19978;了几分得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被赶?#30002;由?#26550;,来军?#20302;?#25285;任营长,对他来说,是个全新的挑战。从最初的两眼一抹黑,到现在的驾轻就熟,他在明里?#36947;錚?#19981;知道付出了多少辛苦。这些付出,同时?#19981;?#20316;养?#24076;?#35753;他在与人打交道方面迅速成长。而当初在二十?#24597;?#20891;训练团中学的那些知识和技能,在传授给弟?#32622;?#20043;时,也忽然变得更为清晰生动,让他自己每一天都受益匪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样下去,恐怕用不了俩月,眼前这帮混球就能出师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不是么,短短二十几天,?#24466;?#36825;一群来历不同的人,硬捏合成了一个整体。要不是亲眼看到,我真的不敢相信谁有这本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见李若水懂得主动给大伙分润,副营长?#31995;?#21644;文职老牛,心中都极为满意。朝士兵们方向看了几眼,继续笑着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,可不仅仅是恭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为曾经打定注意要看新上司热闹的人,他们可是知道,二十六路新兵训练团里,都?#31456;?#20102;一群什么货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毫无斗志的溃兵、主动投军的爱国学生,被强行拉来的壮丁,镀一圈金装就打算离去的官宦子弟,还有,还有只图死前混一口饱饭乞丐,林林总总。彼此之间在精神、见识、爱国热情以及体能?#30830;?#38754;的差距,宛若巨树和茅草。想把他们聚在一起吃顿饭都不容易,更何况将他们打造成一支军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烫手山芋,别人躲还来不及,而李营长,却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裹,从天而?#25285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熟悉士兵的名字,性格和家?#28291;?#21040;跟每个士兵都能兄弟般说上几句话,别人恐怕得花一个月,李营长却只用了五天。而将新兵拉上训练场,到手把手教其中一部分人瞄准开火,再到难度颇大的手榴弹实弹投?#28291;?#21035;人需要三个月,李营长则用了十五天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总计二十天,不算长,也不算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一场场训练下来,翟营副?#25512;?#20182;对任务不报希望的教官们,却惊讶地发现,自己先前的想法大错特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非但看错了新来的营长,同时也看错了受训的弟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弟?#32622;?#30340;表现,跟他们的预想大相径庭,甚?#20004;?#28982;相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为老江湖,他们最看不上的,自然就是那些想借机捞取些资历的官宦子弟。可经过训练,他们却发现,除了极个别扶不上墙的烂泥,不少官宦子弟都表现出相对?#32454;?#30340;素质,枪法好,头脑灵活,也更加遵守?#21520;傘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他最看好的那些投笔从戎的学生们,虽然满腔热血很容易沸腾,却也极容易冷却。滚烫的热血可以使他们在训练中不怕苦,不怕累。可他们当中绝大部分?#35828;?#36523;体素质,甚至连乞丐都比不上。对战术动作的掌握能力,也永远落在了最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巩小斌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毕竟,脑子一热,就可以投笔,但却投不好手榴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逃兵和溃兵们,在平时的训练时,表现总是最为出色,但从他们漠然的表情上,大伙就知道,如果将他们强行拉回战场,一旦发?#20013;问?#19981;利,他们恐怕依旧是逃的最快的那批。对死亡的畏惧,已经深深地?#25506;?#20182;们的骨头里。超过了对敌?#35828;?#20167;恨,更?#23545;?#36229;过对荣誉的?#37322;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一开始就没让教官们失望的,恐怕只?#24515;?#20123;强征来的壮丁和跑来混饱饭吃的乞丐。他们没有富家子弟们的见识,没有爱国学生们的热情,没有溃兵们的素质,却在训练中,表现出了中国农民那种坚忍不拔的意志,以及对教官最大的服?#26377;浴?#32780;他们的团体,也最为?#21727;螅?#22914;果能通过训练?#24466;?#23548;,让他们懂得为何而战,他们极有可能变成这时代最出色的士兵,诚?#25285;?#23432;纪且无所畏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这样一群来历不同,目的不同,表现也完全不同人,短短二十天里,在李营长的手中,如同一堆烂泥般,被揉碎,捏烂,重塑,然后一点点拉成了精美的“陶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是脱胎?#36824;?#36824;有点早,毕竟还没到战场上“过火”。但是?#31995;?#21644;老牛等人却相?#29275;?#36825;些人中的绝大部分,都将因为训练营中的所接受的教导,受益终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官宦子弟终于不整天两眼向上,已经开始学着平心静气地跟乞丐出身的学员说话,并且偶尔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逃兵和溃兵出身的学员,也不再木然地混日子。眼睛里开?#21152;?#20102;骄傲的光泽,开始知道了什么叫做羞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投笔从戎的学生们,不再一厢情愿地想象,如何“三箭定天山”,而是开始认真地学习,武器的使用。认真地弥补自己体力方面的不足。认真的思考,这场战争究竟因何而起,中**人前仆后继,为?#20301;?#36755;得一塌糊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壮丁?#25512;?#19984;,他们当中的很多人,从此后,将永远不会再接受命?#35828;?#23433;排。永?#30701;?#30528;骄傲的头颅,哪怕面对的将是死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和更多?#23601;?#36947;合的人一起聊《关河未冷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?#19981;?#30340;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号码